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商传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明史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2010年被百家讲坛邀请主讲《永乐大帝》。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父亲(二)  

2010-05-31 09: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不能追随蒋介石

 

    记得父母生前忆起这一段事情时,母亲经常会对父亲说:你那时尽可不必顾家,只管去追随你的主张和事业,我们不会被绑去填大炮的。虽则是一时的气话,我也却由此而得知,父亲没有随校撤退,还是为了家人。而他此次为家人做出的牺牲,也竟成为他一生命运多骞的开始。我曾经设想,倘若父亲能够预知日后的变数,他是否会有另外的一种选择呢?

   母亲说,父亲虽然从不会打理家务,但他是很顾家的,甚至包括亲朋邻里。她说,北平的文化人有吃大酒缸的习惯,也就是沿着街上的小饭铺一路吃下去,每一处只吃上一两种特色,表现的是一种文人的饮食文化。父亲有时也会去,但他更愿意和家人邻里一起。家境好的时候,父亲会经常买来羊羯子,让人用大锅炖熟分给邻里们吃;家境差的时候,他也会偶尔用些旧书报去换来羊羯子给大家。这些话引发了我从小对羊羯子的兴趣,而且至今仍不能忘怀。我总感觉,正是这些影响到我的浓郁家庭气息的文人气,才最终决定了父亲的命运。

没有随校撤退西南,成为了父亲政治生活中的阴影。抗战胜利后,他总觉得愧对师友,因此到1946年,便由郭麟阁伯伯(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介绍,加入了中国国民党,而且成为了当时北平国民党市党部的宣传组长。他这样做无非是想以此来洗刷在日战区生活八年的耻辱。殊不知,书生做官,实非福份。前后大约两年时间,1948年国民党重新登记时,父亲因有反蒋情绪而未再登记,成为不尴不尬的政治书生。而此时他又开始面临了一次新的更为艰难的抉择。

     1949年国民党败退台湾,父亲再次选择了留下。与前两次留下未走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此时已经有了国民党的经历,已经是政治旋涡里的人物。“那时候学生把船票、机票送到家里。”母亲说,“我们不会被绑去填大炮的。”只管家务、不问政事的母亲并不知道父亲的处境,只知道是国民党就得走了。确是有走了的,吴湘湘伯父就走了;也有不走的,郑天挺伯父就没有走。要知道,他们也都统统是国民党。父亲其实此时已经王静如伯父和他父亲王葆桢先生介绍加入了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政治上站到了蒋介石国民党的对面。

    “再跟着蒋介石国民党走,没有前途。”记得我曾经问起过父亲为什么当时没有选择离开时,父亲总是这样说,“当时国民党实在太腐败了。”但是我总是感觉到,他选择了留下来,更多的还是为了家。跟随国民党去台湾,他显然是不肯的;跑去美国,亦非其所愿,那种完全未知的世界,又如何能够保障家人生活呢?何况父亲还有着较为浓厚的国粹主义思想,他说,那时候他的政治主张是一拳打跑美国,一脚踢开苏联。

    但无论如何,父亲还是选择了留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5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